凯旋门娱乐手机版

离开核心应用场景谈技术,都是耍流氓!

2000年,科大讯飞(002230.SZ)创业第二年,IDG合伙人林栋梁希望投资科大讯飞;熊晓鸽甩下一句,“看起来很热闹就是不挣钱”。最终,双方没有谈拢。

买卖做不成,双方多少还是有些脾气。回想起这事,科大讯飞创始人刘庆峰很强硬,“科大讯飞就是科大讯飞,要投就投,不投就算了”;而熊晓鸽反思自己的投资史,最可惜当年没和马云见面,错失阿里,却从来没有提过科大讯飞。

好在熊晓鸽见过马化腾。在得知小马哥打算60万卖掉腾讯后,一边大骂“这帮不识货的家伙,太便宜了!”,一边连夜拉着电信盈科的李泽楷,分别投了110万美金,各拿下腾讯20%股权。20%的腾讯股权什么概念,要留在现在值6420亿港元。当然,这是后话。

马化腾当时是见不到柳总面的,李彦宏和马云倒是见过,可惜他们从柳总那都没拿到钱。据说柳总觉得风险太大。但刘庆峰见面两小时就到手300万美元。

早期投资,投的永远都是人,人,人。就说柳传志,不就是看中刘庆峰的中科大背景和一年前安徽省国资的入股么?简直活脱脱的另一个自己。

虽然科大讯飞成为联想第一期所有投资项目中回报率最高的,熊晓鸽二十年前的评价却像朱砂痣深深印在了科大讯飞的身上————“看起来很热闹就是不挣钱”。

/01/

“牛股”讯飞

“科大讯飞是做啥的?”

2017年,科大讯飞上市的第十个年头,在社交投资网络“雪球”,有投资者悬赏100元提了这样一个问题:

问题引发热议,得到339次评论和54次转发。有趣的是,最终瓜分100元悬赏金的十位网友,却没有一个人真正讲清楚科大讯飞的业务。此时,科大讯飞市值408亿,而在此后不到一年内,它的市值一度突破千亿。

对于一家当年扣非后净利润只有3.59亿元的上市公司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奇迹。

实际上,2009年以来,科大讯飞的市盈率一直在50到200倍之间。

想当年,在不流行写诗的年代,老一辈艺术家贾老板用数千张PPT做了几百场演讲,让无数的投资者为梦想窒息。即便如此,上市前三年中有两年,市盈率也不没有超过50倍。

每家公司都是一张彩票,科大讯飞就像一张刮了十年也没刮开的彩票,永远享受着A股市场上的极端高估值,却难以掩盖语音技术商业化始终难有突破的困局。

科大讯飞的业务结构主要分为三类:第一,向客户提供通用的语音合成软件,客户包括电信、金融等机构以及手机、学习机等消费产品生产厂商。这类业务毛利率很高,基本在90%左右。

第二种,为不同行业的客户提供定制化的语音合成服务,比如拨打10086听到的语音提示。

第三种,信息工程及运维服务,可以理解为提供软硬件的集成服务,比如一所小学要提升信息化,需要有人买投影仪、电脑等设备,连接调试,科大讯飞干的就是这个。这块业务地区分布基本都在安徽,毛利较低,在16%左右。

纵观过去十年,可以很清楚看到:

1. 没什么含金量的信息工程收入始终是公司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上市前三年,这块业务收入从3872.06万元增长至1.25亿元,没这块业务,当初根本不可能上市。2017年,这块业务收入仍然占比20%左右。

2. 尽管行业应用产品的收入占比明显增加,但行业应用横跨多个行业,服务多为单一行业解决方案,由于行业和客户差异较大,很难实现规模化复制。换句话说,科大讯飞没有找到真正的核心产品,更不要谈基于此建立竞争优势。

这些还都是表面问题。过去十年,被寄予厚望的国内语音龙头科大讯飞彻底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浪潮。

过去十年,“智能手机”急速重塑全球产业链格局,中国电子零配件企业开始突飞猛进,歌尔/瑞声(声学)、欧菲光(摄像头)、京东方(面板)等公司逐渐为外人所知。

过去十年,中国手机市场格局彻底洗牌。异军突起的国产四小龙华为、OPPO、VIVO和小米取代诺基亚、三星等国外知名品牌,其中VIVO和小米分别成立于2009年和2010年。

过去十年,线上流量竞争加剧,腾讯和阿里分别凭借微信和手机淘宝把移动互联网的船票牢牢抓在手中,并通过投资向外延伸。头条、美团、滴滴等超级APP先后诞生,不断搅动BAT竞合的格局。

过去十年,随着底层通信技术升级,很多优秀公司也在toB领域取得突破。海康威视从一家不到300亿的小公司,成长为市值超3000亿的安防龙头。也正是在2008年,王坚刚刚被挖到阿里,开始描绘阿里云的蓝图。现在,阿里云已经是中国云计算市场的绝对龙头,去年营收超过200亿元。

没错,那个“国内语音产业第一股”,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消失了。吃一亏,长一智,最近几年,科大讯飞开始“布局”人工智能:

以前的城市应用和安全业务,现在叫智慧城市业务;以前的教育业务改名为智慧教育业务;

也不管有多少中国人会用音箱听音乐,做了个智能音箱,宣称这玩意最终能成为智能家庭的入口,这个产品目前排在行业第二梯队;

相关新闻:

当日新闻: